致茅台

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05日

分享至:
打印
千百年来,这让大家迷醉的梦
这水之精灵——酒
浓缩江河湖海之豪情,五谷杂粮之精髓
会喝酒的人有福的
酒里封存着大海
也封存着火山
令大家沉睡、混沌、清醒
?
一曲诗词酒一杯
究竟是谁丢失了灵魂
又是谁被召唤,弓着背,行走
在摇曳的杯盏、酒楼的光影中
光影旋转,像巨大的叹息,又像历史的雷鸣
玻璃杯中,清澈的酒,浊黄的酒
带着时间的风暴
流进大家的血液,成为柔软的细胞
并在神经末梢散佚而去
?
沉醉,并非唯一的选择
大家还可以哭,可以笑,可以大喊
或者一觉睡去,将旅途的疲惫和冰凉
全都枕在脑后
像星星,脱离了云朵回来
或者还可以走得更远
酒的酿造过程,多像大家的人生
炙烤、徘徊、升华
大家体内,都有一条美好的山河
带走灵魂的灰,血中的暗
流过胸腔、肋骨,进入血液
泛起了波涛,泪水
一次次飞入云端,又一次次跌下深谷
就像这三十几载的人生
?
大漠落日,像一只空空的酒杯
树木扶着云彩,我的身体成为孤独的靶心
世上,所有的美德都高不过一只酒樽
氤氳的长风中,诗人的一生
如同一张随意卷曲的废纸
天地间只剩下一个人的苍茫
酒醒后,又将独行
?
随之远去的,是隐去的时光,逐渐模糊的
面容和未来
以及大家仓促的青春
茅台,每一滴都将是大海留下的指证
它侵袭了我,并将心底的忧郁
化成了飘散的香气
?
在每一个微醉的夜晚我默诵着心经
凝视一滴酒的晶莹、澄澈
它承载的内容比我的一生更加丰盛
饮酒
它在我的肠胃中蜿蜒回流,火焰般舔过
埋在血液中的相思和乡愁
抚慰这三千里,肉体的海岸线
?
它入侵我的肺腑,掏出积淀的苦
它们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,已经孤独了许多年
它迷醉我的神经,将肮脏的人世
当成了美好的天堂。这样我就可以
假装兴致勃勃地活着
假装我很健谈,很快乐,很自由
?
这神奇的液体,它打破我多年来
用坚忍与沉寂筑成的篱笆
剥夺了苦心经营的伪装,在天地间
只剩下赤裸的自己
这时,树叶纷纷走下枝干,爬到我的身上来
漂亮的花蛇盘上我的腰颈
大家再一次大笑,仰头喝下更多的
酒。这一次,我的身体上布满了江流湖泊
那是多少年,暗自积攒在心中的
泪。它们平静,从未磅礴
带着远古时代的宿命
?
只有一条河流,献出了它的渡口
它们默默流淌,也不说出她的苦闷
夜深了,大家在这该死的灯光下
在这该死的黑暗中喝酒
多么幸福

浏览次数:

Copyright @ 2023   airport.moutai.com.cn   All Right Reserved 美高美游戏官网娱乐 黔ICP备17011675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